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甜周】迟来的生贺文

“你还好么?”
昏昏沉沉的你,睁开眼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勉强摇了摇头,一声呻吟从你口中溢出。
庄周叹了口气,把你打横着抱起,一双有力的手箍在腰间。

你失明了。
漆黑的世界令你无所适从。你慌乱地挥动着双手,祈求能抓到救命稻草。忽然,温暖的触觉从掌心传来,似一股暖流融入心肺。你流泪了。泪和他的手一样滚烫。
他轻轻帮你拭去泪水,把你的头放在颈间。“不哭,我在呢。”

你再看不见他绿莹的头发,再不能融入他金灿的眼眸。你感到恐惧,茫然,无措。心中总担忧他会如同光明一样令你猝不及防。
这种担心成为了多余。
因为他从未离开。
“你困吗?” “嗯。” “我也困,我们一起睡吧。”

窗外下着飘飘的细雪,那是风的颜色。融化后如珍珠般从树顶滑落,从未有人质疑这是不是人间仙境。总之,不复出焉。
你牵着他的手,有与他一同在松软雪地上漫步的回忆。你听见雪融化的声音,听见风呼啸的声音,听见他走路摩擦的声音。当万籁俱寂时,世间只剩下你与他的心跳声,交相呼应。
你问他:“这世间美吗?”
“美。”他答。
走着,一片不似雪花般冰凉的东西飘到你的头上,接着有第二片,三片。鼻尖传来清香,你恍然。
“这是山顶的桃花岭。”
花瓣如雨般倾泻,殊不知他正用多么疼爱的眼光将你包围。你只知,风萧萧兮,心很暖。
他牵你的手,与你十指相扣。你知道他正站在你的面前。
他炽热的唇与你相贴,口中的花瓣被他推向你的舌尖。淡淡苦涩。
“知道了吗?桃花很美。”
你知道了。
从今以后,他便是你的双眼,是黑暗中唯一的光。如同一条化了冰的细流。
甜蜜,缠绕。

                                                                28/08/2017

献给最可爱的 @KoNoMi
生日大乐
高中加油

致歉

括狐真的高三了
不过我说到写什么就写什么
这里先立个flag
☆喜灰的文
☆约策的文
☆以及高三毕业后一定要写完的海盗近代耽美文!
有小可爱推荐发布网站吗?
哎还有什么cp来着……想起来再改好了

我决定了

我要写骨科。
为什么呢?
我看了百里守约的故事,正好听着悲伤的bgm
眼泪就下来了。
又听了腾讯出的长城奇幻之声《长城守卫军》
对不起
心一动,泪两行
从此为君不设防

就爱开车…

献给最最可爱的小konomi

@KoNoMi

<<<<<<<<<<>>>>>>>>>

    扁鹊从那小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心形的。
    “越人,这是什么?”庄周坐在小方桌的对面,双手撑头。
    扁鹊轻笑,修长的手指轻易就打开了心形的小盒子盖子,里面是椭圆形的小糖果。扁鹊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腰间空荡荡的注射器。“子休,前几天你不是说想要吃糖么。来,试试看?”扁鹊拿起一颗明显色素添加过多的糖果,放在子休嘴边,脸上是少见的和蔼笑容。
    “我不要这颗,我要这个。”庄周撇撇嘴,拿起另外一个。
    “乖啊,这颗比较好吃。”
    今天扁鹊难得的有耐心,庄周也不同往日地倔起来。
    “不不不我就不吃。”庄周吃下另外一颗,故意砸吧嘴给扁鹊看。
    “嗯……那这样的话——”扁鹊把糖放进自己的口里,站起身。
    “?”
    “唔?!”扁鹊按住庄周的后脑,吻了上去。糖与舌尖一起,侵入柔软的口腔。可怜的小庄周味道还没尝呢,就不得不一口吞了。
    扁鹊松开他,眯起眼睛。
    接下来,等你来找我了。
   
    今天扁鹊很有耐心地坐在桌前调药,等着他的小鱼儿上钩。
    可惜不如他所愿,庄周迟迟没有现身。
    不对啊,难道调错了?
    扁鹊还是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小火焰,装作路过庄周的房间。
    灯今天早早就关了。
    扁鹊推开那扇没有关紧的木门,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房内没有点灯,一片黑暗。
    突然,扁鹊被强行压在墙上,粗重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响起,混杂着炽热的气息。
    “越人……你……”庄周浑身如火烧火燎,他平日里柔弱的手腕竟紧紧按住扁鹊的双手,头抵在扁鹊的脖子边上,咬了上去。
    扁鹊发出愉悦地笑声,轻而易举地挣脱庄周的压制,转身把他压在了墙上。
    身体的温度,不用触碰也知道。
    庄周踮起脚勾住扁鹊的脖子,上面还有他的咬痕。
    “越人,这…呵,是你干的吧?”
    “哦?我好像……没有这么做吧?”
    庄周狠狠地咬了一口扁鹊的耳朵,“你再骗我?”他吻住扁鹊的唇,贝齿紧闭,就是不让越人得逞。
    扁鹊一把打横抱起庄周,甩在床上。庄周还来不及喊疼,扁鹊就伏下身子,直攻嘴唇。
    滚烫,滚烫。好似发烧了一样。
    庄周不停地咽着唾沫,攀上扁鹊的背,又不敢抓,浑身的欲火无处发泄。扁鹊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赤裸的烧灼。
    褪去了衣物,扁鹊也不再折磨他,直截了当地进入。
    “嗯嗯啊,你……轻点。”庄周气息不稳,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嗯?”扁鹊停下动作,退了出来。
    “你干什么……”
    扁鹊抱着庄周,走进热气蒸腾的浴室。
    “越人……”庄周脸色潮红,浑身无力,但欲望根本没得到满足。
    “别急子休,一会你会求饶的。”
   
    庄周半个身子都泡在热腾腾的水里,双腿分开,扁鹊用更快的速度挺进。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浑身抽搐,全身都在用力蜷缩。水与下体同时填满,让快感达到顶峰。
    绿色的头发上早就溅满了水珠。
    白色浊液溢出,庄周跌了下去。
    “下次你再不听话,可就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咯?”
两人重新陷入炽热的胶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被我自己飘忽不定的文笔迷到

这…还出动画了?? @直播日扁鹊

为我所用:

我靠这个鹊怎么这么可爱!!!
一个会动的鹊鹊!!!!
抱起扁鹊就是一个将进酒!!!!!

又是一辆车

  -点梗的文
@直播日扁鹊

  一群人躲在草丛里,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这时庄周正碰巧路过草丛,只听得那嘀嘀咕咕声越来越大,竟似不受控制一般。庄周免不了好奇地听着。
“我说,那与老师同居的扁鹊那到底是裤子还是裙子啊?”
“不消说,肯定是裙子!”
“哪里是裙子,我看分明两腿中间……”
庄周顿时懵了,后来的话语声也渐渐在耳边消散。
越人那衣物……是什么来着?庄周只记得越人修长匀称的腿上,缠着一圈一圈的绷带,却不记得,那到底是裙摆还是裤子了。
那草丛中突然蹦出庄周的一名学生,看到老师兀自站在路边发呆吓了一跳。不过看老师怔怔出神的样子,不像是听到了什么秘密。
“老师?”
庄周差点陷入梦里。
“啊……没事,我先走了。”庄周骑着鲲飘飘然远去,纯然不见往日之模样。

回了那朴素的家,庄周恍恍惚惚地走到那口平日煮汤的大黑锅前,一时竟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扁鹊如往日,在稷下开了个小诊所,今日回来后,发现子休的眼神有些异常,左右飘忽竟不离自己的…下身,嘴角便有些不可描述的微笑了。不想,更令他倍感反常的是,平日里躺在鲲上等他喂食半闭眼又张嘴的子休,今日竟走进厨房。他倒要看看这是个什么名堂。
“越人,你瞧瞧我做的咸菜汤。”
还真是两片飘在水上的咸菜。
“嗯,挺好。”只见打雷不见下雨,扁鹊始终没动碗筷。
“那……你吃一点试试看?”
扁鹊眯了眯眼,最终还是喝下了汤水。果不其然,不到半分他便趴桌上了。庄周喜出望外,不想居然如此容易得手。脸还知道红,悄咪咪地走向扁鹊的后背,一支邪恶的手伸向扁鹊的下体……
“切,哪有什么奇怪的,明明就是小裤裤啊。”
撩完扁鹊的衣摆,庄周毫无兴趣地准备转身离开。不料一股力道从手腕上传来,拉的她有些疼了。
“好看吗?”果不其然,扁鹊根本就不会被这对他来说熟悉至深的药给毒晕。
“啊……忍不住要高歌一曲,啦啦啦啦啦”
扁鹊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熟练地抓住鲲的尾巴一提,那厮便滑溜溜地掉下来了。
“谁教你这么做的?”
“我只是听到有人说……唔?!”不及他为自己辩解一番,便陷入温柔的泥潭。
忘情地闭眼,此时交缠的舌便是一切。两人似乎把自己的感情倾注在飞舞的舌尖,去与对方交缠。
“要为自己做的傻事负责啊,笨蛋。”
      【某禽兽强烈要求的车】
不知道是谁先动了位置,两人的身躯火热交缠,庄周此时已被压在床上,任由扁鹊的手在肩头游移。他也攀上对方的脖颈,若即若离似地吮吸着敏感的耳垂。
“呵。”
扁鹊粗暴地推开庄周手臂上碍事的衣物,半响,庄周已近全身赤裸般在他身下喘息。
灰色的眼瞳与灿金相映相容,都在彼此看到了自己。
扁庄抚着庄周白净的脸,悄声说道:“下一次,可不许你这样胡闹。”
轻轻点头:“好。”
一股堵塞感突然袭来,庄周轻哼。
扁鹊没有急于突进,而是一点点的,侵占身躯。
“你快……咳咳…要我。”
红似火的云霞泛上了庄周的脸,被侵占的感觉让他不适地咳嗽。
火烧火燎般沐浴,深情似海中沉沦。

次日清晨,那名学生来找庄周,平日里早早呆在课室里的庄周今日半天不见身影,只好派这多事鬼来看看。
敲了半响的门,只见平日里不显于人前的扁鹊走了出来,门内若影若现的身躯勾起无限遐想。
“你们老师今日身体有恙,暂放一天的闲假。去吧。”
那学生眼神飘忽,但还是做作样子地咳了两声道:“我知道了。”然后跟知道了什么天大秘密一样,立刻转身跑开。
过了几天,稷下突然传出了一惊人消息。
“据说,那平日里怪模怪样的医生居然……”
“啊?!真的啊!”
“千真万确,那人,就是喜欢穿裙子!”

做一个小申明

最近不是要考试了嘛,当然得弧啊~
暑假会把屯的文一匣子哗啦啦倒出来的。
不过那是七月份的事情了哦

权当收藏了

Solitueon:

——“这是一个孤独的世界,还好有你在身边。”

<Transistor>

把游戏推荐给我的是一个混同人圈的洋妞。我在她推荐之前就买了游戏,但是一直都没玩,因为开头一段非常莫名其妙,完全不懂设定,战斗也不上手。后来她说这个游戏的恋爱部分特别好,于是我就又捡起来玩,居然比我之前玩的大部分的都要好。

它营造了一种气氛,一种在一个孤独的,充满敌意的世界里,有人和你相伴的感觉。故事的一开头无名的男主角就死了,女主拿着这个叫做transistor的武器和敌人战斗,而他的声音一直在武器里面,成为整个故事的叙述人。女主角是一名歌手却失去了声音,而男人为了保护她而死,意识却一直陪在她身边。这沉默悲伤而真实,如同整个死寂的城市,只有一个人的声音格外清晰。

而且我真的很喜欢他的声音,不知道是处理的效果还是配音本身的优势,真的非常有磁性。

这样的独白其实很容易变得单调乏味,然而它的叙述技巧非常好,男主的叙述加上一点回忆和终端机里面的文件,以及Transistor里面的人物信息,就靠一个沉默的女主和一个话唠的男主和少量出现的其他人物,也可以讲好一个故事。说起来故事本身可能并不算是特别曲折和难以预料,然而这样的展开方式非常有感觉。

给我推荐游戏的妹子说的对,这里的恋爱部分真的非常带感。男主的温柔是贯穿在游戏过程中的。其实到最后男主都没有名字身份甚至没有正脸,但是这样神秘的气氛反而更能吸引人——至少我特别喜欢这种朦胧的感觉。

当然这里还有配角的恋爱,而且还是BL和GL兼备——虽然都杯具了。不过说起来我也不知道男女主角最后算什么……我就不剧透了。

虽然我不得不说这游戏有点恋爱脑,但是比起家国天下党的批评,我觉得现在的结局还是很棒的。

气氛是这个游戏塑造的最好的东西,不只是在叙述过程里。战斗的时候回合制布局时,背景是女主悠扬的歌声,画面变成黑色(如图三),而音乐非常悠扬,甚至有几分超脱。这种和战斗气氛的反差很有特色。

这是个科幻游戏,不过我觉得和我玩的其他的并不相同。这里几乎看不到冷冰冰的金属质感,到处都是一种魔法式的光影效果。战斗是一种即时制基础上的回合制。怎么说呢,一开始有点不顺手,其实习惯以后非常简单。当然难度可以自行调节。

游戏里的每一个技能都是一个人的灵魂——这里有些非常有趣的设定,可惜我玩的匆忙,没有全都解开所有人的秘密。

所有的人都在Transistor里面,但女主只能听到男主的声音,因为设定说的是,拿着Transistor的人可以听到里面自己熟悉的人的声音。当时女主被人袭击的时候,穿着华丽的演出长袍,而男主挺身而出挡住一击自己死亡之后,她脱下长袍,披上了男主留下的风衣。这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试图消灭女主的机器人——甚至有些程序会影响Transistor里面的男主,让他有些黑暗和口不择言,但是那时候他往往也最真诚,会说一些可爱的情话。

这种孤独和温暖的交杂,大概是这个游戏最动人的地方。


PS:游戏有中文版,虽然不是特别完美,但是看懂是没问题的~

超级无敌甜啊啊啊啊啊啊

Silvered_Time:

试……试一试l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