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点梗文

*第一次写这个cp,多指教。鲲已实体化。
*ooc可能有吧?
*半小时速成
@墨艽

一种压抑沉闷的气氛始终弥漫在稷下的一个学院里挥之不去。
庄周的脸上面无表情,眼光异样地冷。平日里如旭日般温暖的金色眼眸中,今日竟充斥着怒气。
“谁,来告诉我。”他的声音泄出于这间不大的木房内,使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颤。“是谁做的。”
没有人说话。
鲲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眼皮子一直不受控制地下沉。
许多人的眼睛忍不住往他那里瞟,旁边有一人顶他的手肘。这微小的动作立刻就传入庄周的眼里。
“鲲。”
“什么?”
“你起来说一下。昨晚你留在这里。”

鲲是平日里,庄周最喜欢的学生。不仅学习成绩优异,时常为班集体做贡献。而且……热爱学习过了头,常常私自跑到庄周的家里去求教。久而久之,两人的传言便像骨诺米一样迅速传播。

鲲僵硬地站着,抬头与之对视。任谁都看得出他的手心攥着的只有滑腻的汗珠。
“怎么不说话。”
“我没什么好说的。”
庄周气极,“好啊。”他从讲台上走下来,在每个人身边来回踱步。“那,这火是无缘无故冒起来的?”
“还是说,是你为了销毁自己没上榜的光荣成绩,才出此下策!”
这一声“策”,确实把不少人震出了鸡皮疙瘩。
“我没有。”鲲强打起精神。“相信您今早就听同学同您解释过了吧。那只是意外罢了。”
庄周停下脚步。
“只是意外……那为何不烧课时,不烧书法,偏偏烧了我这存放试卷的小屋?此处,不是只有汝知道!”最后一句话,让在场许多人如雷贯耳。“更何况,昨晚起火时间不晚,为何汝不在此处?”
“我……”
他最终还是没说出理由。
“你,”他随手指了一名学生。“带他去戒房,面壁三日!”说罢甩袖而去。
在场的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那名学生先站起,叹了口气道:”随我走吧。”

*    *    *

今晚无风。
烛光没有摇摆,庄周也坐在桌前一动不动,恍若静止。
咚咚咚。
“进。”
“老师。”
“说。”
“鲲说,他要给你看一样东西。”
……庄周没有应答,只是干坐着。
“他……还说道,今天是您的生日,请您务必前往。”那名弟子跪在地上,双手做揖,态度十分之恭敬。
“你下去罢。”

老旧的木门发出一股霉味,庄周把门边早已熄灭的烛火点燃。
鲲坐在角落,模模糊糊的身影只有些许的晃动。
相顾无言。
“你……”话竟梗在喉中。
“我无碍。给你看样东西。”鲲走向窗边,拉开柜子。只见他拿出一个似泥人的东西,搁置在桌上。
突然起风了。
“昨日,我的确玩忽职守,不该离开我的岗位。”他眼神复杂,但闪着摇曳的烛光。“可是,你可知我昨日去了哪?”
庄周不语,地上的影子似在颤抖。
“今日是你的生日,只有我一人知道。”他又抬头看那皎洁的明月,柳絮不时掠过,洋洋洒洒。“于是我去河边,找了许多的红土,做成了一个泥人。”庄周看向桌上的泥人,只还依稀看得出有头有身,四肢却残缺不全。
“当我回来时,火已窜起。我急忙用桶装水去浇熄,可惜只是杯水车薪。之后,便是你知道的了。但那日我看见一身影,怕是……你前几日在窗外撞见的学生。恐怕是这样知道了那试卷的存放地。”
“我明白,我知道,我……”
灯灭了。
庄周的眼中只见得那月亮,和鲲那被映衬的脸庞。
“嘘。”
鲲缓缓走上前,轻轻刮过庄周的脸,与风一起,如同柳絮拂过脸庞般轻柔。
“那这件事,只消做作样子,便成了罢。”鲲抬起庄周的脸,火热的唇久久不曾分开。

lof的秘密???

我刚刚点一个tag,突然…跳出一个某某某推荐了此文章,某某某怎么样怎么样。
据我所知…我是从来没点开过。当时懵,但是手快退出了。再怎么也按不进去…你们知道这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被我自己飘忽不定的文笔迷到

这…还出动画了?? @直播日扁鹊

为我所用:

我靠这个鹊怎么这么可爱!!!
一个会动的鹊鹊!!!!
抱起扁鹊就是一个将进酒!!!!!

点梗

王者的梗,点什么都行。
性格,背景,故事主线,丢给我就好,只限可爱的小粉丝
三天后没人的话可能要删hhh

又是一辆车

  -点梗的文
@直播日扁鹊

  一群人躲在草丛里,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这时庄周正碰巧路过草丛,只听得那嘀嘀咕咕声越来越大,竟似不受控制一般。庄周免不了好奇地听着。
“我说,那与老师同居的扁鹊那到底是裤子还是裙子啊?”
“不消说,肯定是裙子!”
“哪里是裙子,我看分明两腿中间……”
庄周顿时懵了,后来的话语声也渐渐在耳边消散。
越人那衣物……是什么来着?庄周只记得越人修长匀称的腿上,缠着一圈一圈的绷带,却不记得,那到底是裙摆还是裤子了。
那草丛中突然蹦出庄周的一名学生,看到老师兀自站在路边发呆吓了一跳。不过看老师怔怔出神的样子,不像是听到了什么秘密。
“老师?”
庄周差点陷入梦里。
“啊……没事,我先走了。”庄周骑着鲲飘飘然远去,纯然不见往日之模样。

回了那朴素的家,庄周恍恍惚惚地走到那口平日煮汤的大黑锅前,一时竟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扁鹊如往日,在稷下开了个小诊所,今日回来后,发现子休的眼神有些异常,左右飘忽竟不离自己的…下身,嘴角便有些不可描述的微笑了。不想,更令他倍感反常的是,平日里躺在鲲上等他喂食半闭眼又张嘴的子休,今日竟走进厨房。他倒要看看这是个什么名堂。
“越人,你瞧瞧我做的咸菜汤。”
还真是两片飘在水上的咸菜。
“嗯,挺好。”只见打雷不见下雨,扁鹊始终没动碗筷。
“那……你吃一点试试看?”
扁鹊眯了眯眼,最终还是喝下了汤水。果不其然,不到半分他便趴桌上了。庄周喜出望外,不想居然如此容易得手。脸还知道红,悄咪咪地走向扁鹊的后背,一支邪恶的手伸向扁鹊的下体……
“切,哪有什么奇怪的,明明就是小裤裤啊。”
撩完扁鹊的衣摆,庄周毫无兴趣地准备转身离开。不料一股力道从手腕上传来,拉的她有些疼了。
“好看吗?”果不其然,扁鹊根本就不会被这对他来说熟悉至深的药给毒晕。
“啊……忍不住要高歌一曲,啦啦啦啦啦”
扁鹊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熟练地抓住鲲的尾巴一提,那厮便滑溜溜地掉下来了。
“谁教你这么做的?”
“我只是听到有人说……唔?!”不及他为自己辩解一番,便陷入温柔的泥潭。
忘情地闭眼,此时交缠的舌便是一切。两人似乎把自己的感情倾注在飞舞的舌尖,去与对方交缠。
“要为自己做的傻事负责啊,笨蛋。”
      【某禽兽强烈要求的车】
不知道是谁先动了位置,两人的身躯火热交缠,庄周此时已被压在床上,任由扁鹊的手在肩头游移。他也攀上对方的脖颈,若即若离似地吮吸着敏感的耳垂。
“呵。”
扁鹊粗暴地推开庄周手臂上碍事的衣物,半响,庄周已近全身赤裸般在他身下喘息。
灰色的眼瞳与灿金相映相容,都在彼此看到了自己。
扁庄抚着庄周白净的脸,悄声说道:“下一次,可不许你这样胡闹。”
轻轻点头:“好。”
一股堵塞感突然袭来,庄周轻哼。
扁鹊没有急于突进,而是一点点的,侵占身躯。
“你快……咳咳…要我。”
红似火的云霞泛上了庄周的脸,被侵占的感觉让他不适地咳嗽。
火烧火燎般沐浴,深情似海中沉沦。

次日清晨,那名学生来找庄周,平日里早早呆在课室里的庄周今日半天不见身影,只好派这多事鬼来看看。
敲了半响的门,只见平日里不显于人前的扁鹊走了出来,门内若影若现的身躯勾起无限遐想。
“你们老师今日身体有恙,暂放一天的闲假。去吧。”
那学生眼神飘忽,但还是做作样子地咳了两声道:“我知道了。”然后跟知道了什么天大秘密一样,立刻转身跑开。
过了几天,稷下突然传出了一惊人消息。
“据说,那平日里怪模怪样的医生居然……”
“啊?!真的啊!”
“千真万确,那人,就是喜欢穿裙子!”

梗×

首先,原创梗,禁止抄袭。
ooc什么的嘛…性格设定应该还没出来。
不过还是很棒的hhhh

=================
@直播日扁鹊  @D-麦角酸二乙胺  @KoNoMi_考試弧。

眼疾手快,又一名敌人在要上爬梯前栽倒。
花木兰一个接一个地砍下将要爬上城墙的小兵,不时随着己方的人丢块大石头。
“喂,我说……”花木兰气喘吁吁,大剑在手里轻轻发抖。“你能不能给我严肃点,早点收工不好吗?”
“嗤。”百里守约又不紧不慢地解决一个,吹了吹那根本不存在的烟雾。“这些小喽啰,那么认真做什么。”
“那你可记得昨天你对我说过的承诺!”花木兰有些气急败坏,刚刚险些被一个射手偷袭。
百里突然沉默了半响,再次抬手,毫不费力地解决了一个敌人。
“我不会忘记。”他眼中竟露出坚定。“我说过的,就不会忘记。我还守着那对老狐狸的家呢。”
花木兰轻叹一口气。
百里守约戏谑地一笑,说道:“那么,就给这些蝼蚁们一点教训好了。”

做一个小申明

最近不是要考试了嘛,当然得弧啊~
暑假会把屯的文一匣子哗啦啦倒出来的。
不过那是七月份的事情了哦

权当收藏了

Solitueon:

——“这是一个孤独的世界,还好有你在身边。”

<Transistor>

把游戏推荐给我的是一个混同人圈的洋妞。我在她推荐之前就买了游戏,但是一直都没玩,因为开头一段非常莫名其妙,完全不懂设定,战斗也不上手。后来她说这个游戏的恋爱部分特别好,于是我就又捡起来玩,居然比我之前玩的大部分的都要好。

它营造了一种气氛,一种在一个孤独的,充满敌意的世界里,有人和你相伴的感觉。故事的一开头无名的男主角就死了,女主拿着这个叫做transistor的武器和敌人战斗,而他的声音一直在武器里面,成为整个故事的叙述人。女主角是一名歌手却失去了声音,而男人为了保护她而死,意识却一直陪在她身边。这沉默悲伤而真实,如同整个死寂的城市,只有一个人的声音格外清晰。

而且我真的很喜欢他的声音,不知道是处理的效果还是配音本身的优势,真的非常有磁性。

这样的独白其实很容易变得单调乏味,然而它的叙述技巧非常好,男主的叙述加上一点回忆和终端机里面的文件,以及Transistor里面的人物信息,就靠一个沉默的女主和一个话唠的男主和少量出现的其他人物,也可以讲好一个故事。说起来故事本身可能并不算是特别曲折和难以预料,然而这样的展开方式非常有感觉。

给我推荐游戏的妹子说的对,这里的恋爱部分真的非常带感。男主的温柔是贯穿在游戏过程中的。其实到最后男主都没有名字身份甚至没有正脸,但是这样神秘的气氛反而更能吸引人——至少我特别喜欢这种朦胧的感觉。

当然这里还有配角的恋爱,而且还是BL和GL兼备——虽然都杯具了。不过说起来我也不知道男女主角最后算什么……我就不剧透了。

虽然我不得不说这游戏有点恋爱脑,但是比起家国天下党的批评,我觉得现在的结局还是很棒的。

气氛是这个游戏塑造的最好的东西,不只是在叙述过程里。战斗的时候回合制布局时,背景是女主悠扬的歌声,画面变成黑色(如图三),而音乐非常悠扬,甚至有几分超脱。这种和战斗气氛的反差很有特色。

这是个科幻游戏,不过我觉得和我玩的其他的并不相同。这里几乎看不到冷冰冰的金属质感,到处都是一种魔法式的光影效果。战斗是一种即时制基础上的回合制。怎么说呢,一开始有点不顺手,其实习惯以后非常简单。当然难度可以自行调节。

游戏里的每一个技能都是一个人的灵魂——这里有些非常有趣的设定,可惜我玩的匆忙,没有全都解开所有人的秘密。

所有的人都在Transistor里面,但女主只能听到男主的声音,因为设定说的是,拿着Transistor的人可以听到里面自己熟悉的人的声音。当时女主被人袭击的时候,穿着华丽的演出长袍,而男主挺身而出挡住一击自己死亡之后,她脱下长袍,披上了男主留下的风衣。这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试图消灭女主的机器人——甚至有些程序会影响Transistor里面的男主,让他有些黑暗和口不择言,但是那时候他往往也最真诚,会说一些可爱的情话。

这种孤独和温暖的交杂,大概是这个游戏最动人的地方。


PS:游戏有中文版,虽然不是特别完美,但是看懂是没问题的~

超级无敌甜啊啊啊啊啊啊

Silvered_Time:

试……试一试l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