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就爱开车…

献给最最可爱的小konomi

@KoNoMi

<<<<<<<<<<>>>>>>>>>

    扁鹊从那小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心形的。
    “越人,这是什么?”庄周坐在小方桌的对面,双手撑头。
    扁鹊轻笑,修长的手指轻易就打开了心形的小盒子盖子,里面是椭圆形的小糖果。扁鹊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腰间空荡荡的注射器。“子休,前几天你不是说想要吃糖么。来,试试看?”扁鹊拿起一颗明显色素添加过多的糖果,放在子休嘴边,脸上是少见的和蔼笑容。
    “我不要这颗,我要这个。”庄周撇撇嘴,拿起另外一个。
    “乖啊,这颗比较好吃。”
    今天扁鹊难得的有耐心,庄周也不同往日地倔起来。
    “不不不我就不吃。”庄周吃下另外一颗,故意砸吧嘴给扁鹊看。
    “嗯……那这样的话——”扁鹊把糖放进自己的口里,站起身。
    “?”
    “唔?!”扁鹊按住庄周的后脑,吻了上去。糖与舌尖一起,侵入柔软的口腔。可怜的小庄周味道还没尝呢,就不得不一口吞了。
    扁鹊松开他,眯起眼睛。
    接下来,等你来找我了。
   
    今天扁鹊很有耐心地坐在桌前调药,等着他的小鱼儿上钩。
    可惜不如他所愿,庄周迟迟没有现身。
    不对啊,难道调错了?
    扁鹊还是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小火焰,装作路过庄周的房间。
    灯今天早早就关了。
    扁鹊推开那扇没有关紧的木门,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房内没有点灯,一片黑暗。
    突然,扁鹊被强行压在墙上,粗重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响起,混杂着炽热的气息。
    “越人……你……”庄周浑身如火烧火燎,他平日里柔弱的手腕竟紧紧按住扁鹊的双手,头抵在扁鹊的脖子边上,咬了上去。
    扁鹊发出愉悦地笑声,轻而易举地挣脱庄周的压制,转身把他压在了墙上。
    身体的温度,不用触碰也知道。
    庄周踮起脚勾住扁鹊的脖子,上面还有他的咬痕。
    “越人,这…呵,是你干的吧?”
    “哦?我好像……没有这么做吧?”
    庄周狠狠地咬了一口扁鹊的耳朵,“你再骗我?”他吻住扁鹊的唇,贝齿紧闭,就是不让越人得逞。
    扁鹊一把打横抱起庄周,甩在床上。庄周还来不及喊疼,扁鹊就伏下身子,直攻嘴唇。
    滚烫,滚烫。好似发烧了一样。
    庄周不停地咽着唾沫,攀上扁鹊的背,又不敢抓,浑身的欲火无处发泄。扁鹊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赤裸的烧灼。
    褪去了衣物,扁鹊也不再折磨他,直截了当地进入。
    “嗯嗯啊,你……轻点。”庄周气息不稳,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嗯?”扁鹊停下动作,退了出来。
    “你干什么……”
    扁鹊抱着庄周,走进热气蒸腾的浴室。
    “越人……”庄周脸色潮红,浑身无力,但欲望根本没得到满足。
    “别急子休,一会你会求饶的。”
   
    庄周半个身子都泡在热腾腾的水里,双腿分开,扁鹊用更快的速度挺进。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浑身抽搐,全身都在用力蜷缩。水与下体同时填满,让快感达到顶峰。
    绿色的头发上早就溅满了水珠。
    白色浊液溢出,庄周跌了下去。
    “下次你再不听话,可就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咯?”
两人重新陷入炽热的胶着。
   
   

评论(1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