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咳咳!扁庄开车。可能ooc
背景现代
第一次开车,新手上路请多指教。内容不会很恶心很露骨(至少我这么觉得…)
这是一篇中(或许是长?)篇的同人,会连载哦。

-----------------------------------------------

随亡(一)

“越人?!”庄周不知所措地被扁鹊压在了墙上,双手按在头顶,竟挣脱不出。
“子休……”扁鹊低声呢喃,湿润的气息让庄周浑身发热。扁鹊低下头,渐渐地靠近了庄周薄如蝉翼的双唇。
“越……”庄周毫无心理防备地被堵上了嘴,不甘地挣扎着。扁鹊把庄周的双手死死摁在墙上,在他耳边轻声道:“嘘,先别说话。”
庄周的双颊红透了,不解地看着一回来就把他压在墙上的扁鹊。

本来庄周今天在家里开心地喂着自己的鲲,等越人任务完成归来。他还心情颇好地准备做菜。正当他准备下厨时,越人就回来了,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从未发生的事情。

“我让你…欲罢不能。”扁鹊的话冷冷地在庄周耳边爆炸,他忍不住抖了抖。还没反应过来,湿润的唇再次被覆盖,一阵天旋地转,庄周已经被压在了床上。
“唔……”
扁鹊的舌在庄周嘴中搅动,勾起了他一丝情 欲。
庄周的蝴蝶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褪去,光洁的身躯不带有一丝的瑕疵。扁鹊的围巾被他轻轻一钩,便铺在木质地板上。
吻越来越深了,扁鹊似忘情地闭上了眼。
“越…越人…”庄周不轻不重的推拒着,生涩回应扁鹊的吻。渐渐的,庄周呼吸开始不稳,他尽每一个机会呼吸,还是越来越喘不过气。当他的快撑不住时,扁鹊终于给了他呼吸的机会。但随之而来的,是更令人心惊肉跳的挑 逗。
扁鹊转而攻向庄周那细嫩的耳垂,不停的吹着濡 湿的气。
“呵…啊越人…你不要……”庄周受不了如此动情的挑 逗,他把脸扭到一边,却被扁鹊轻轻掰回原位,正视着庄周的眼眸。
庄周含情的眸子,正倒映着扁鹊冰冷的面孔。他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开始在庄周胸前游离。扁鹊享受着庄周每一寸的肌肤,那柔情,是他从未在子休面前显露过的。
庄周眼神渐渐地迷离了,他不知怎么就勾住了越人了脖颈,吐息如兰。
“越人…我要……”
扁鹊看着已经毫无抵抗力的庄周,勾起他的下巴说:“真的么?会有些疼哦。”
“子休……已经,是你的了。”庄周直视着扁鹊的眼睛,等待着越人的回应。
“好。”扁鹊低头一吻,把庄周的身子翻了过来。一只手放在了胸前,另一只捂住了他的唇。庄周有些紧张地抓紧了床单。
“呃哼……疼……”扁鹊给了他迅速又有力的一击。
“没事,一会就不会了。”扁鹊温柔地抽出,又再次发起了进攻。
“嗯……”庄周用唇瓣吻着扁鹊的手心,溢出一丝呻吟。
渐渐的,速度加快了起来。两人也在节奏中逐渐进入高潮。庄周好几次都因为快撑不住这冲击,手脚酥麻。都是扁鹊用力搂住了他的身躯。
“哼嗯…越人,越人…”庄周呻吟出声,似难受地皱紧了眉。扁鹊此时也趴在了庄周的背上,控制力度地咬着庄周的肩膀。庄周在扁鹊的高潮中闭上眼睛,用牙齿狠狠咬住了扁鹊的手心。一丝血腥味传入他的口中,却丝毫没有察觉。
“子休……”
一丝润滑的液体从大腿后流下…扁鹊停了下来。
庄周全身好像被拆了螺丝一样地无力跌落,扁鹊打横抱起了他。
“越人,好累哦。”庄周半眯着眼笑着对扁鹊说。
“辛苦了。”扁鹊露出了一个少见的微笑。可惜庄周已经筋疲力尽,没有看到这温暖的笑容。
天已经变成了漆黑色,扁鹊抱着昏昏沉沉的庄周,走进了浴室。

---------------------------
有甜有虐哦~ @久.沉迷于子休的越人.邪  @KoNoMi   @无情老花朝  @嘿!兄弟~抱!一!下!

评论(7)

热度(68)

  1. 你还是叫我家长吧括狐狐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