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随亡(三)

@尉泽泽泽泽泽_依然想要评论  @不想思考名字的バカ  @嘿!兄弟~抱!一!下!  @KoNoMi   @久.沉迷于子休的越人.邪
“…?”扁鹊扶着头撑起身子,身上的被子滑落。他看了看门外的天空,还很黯淡。他有些贫血,手心的伤疤还有些疼。
“子休呢?”
扁鹊找遍了整个房子,也不见庄周的身影。
“子休?子休??”扁鹊的心里涌起一股浓烈的不安,他第一次知道他没办法承受哪怕一秒的失去。
扁鹊穿上鞋,走出了房子,在海边不断张望着。子休呢……子休去哪了?

“哗啦----”庄周拎着一篮子零食,悄悄走了进来。可是榻榻米上没有了扁鹊的身影。
“越人?”庄周开始在房子里找起扁鹊。
扁鹊在海边找了许久,依然不见庄周的影子。
应该是出去了……不会不见的。扁鹊皱眉,打算回去看一眼。
“越人!”房子里传来庄周的呼唤。
“你去哪了?”扁鹊大步走向屋内,正看到一脸无辜的庄周。
“呜啊!”庄周扑到扁鹊怀里,紧紧抱住他精壮的身躯。“我还以为……你又像上次一样不告而别呢…”
扁鹊眼神闪过一丝痛苦,拍拍庄周的头,道:“不会的,这次不会了。”
“真的哦!”庄周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扁鹊。
“当然是真的。”扁鹊轻笑。
“那我相信你。”庄周露出天真的笑容。扁鹊不敢面对庄周的真心,轻轻地推开了他。“我去洗澡。”
“嗯好,快点洗完出来吃东西哦。”

等扁鹊走进了浴室,庄周轻松打开了扁鹊手机的屏保。备忘录里的内容需要密码才能打开,庄周轻车熟路地输入一串数字,成功打开了被锁住的内容。每一次的任务内容只存在三天,过了第三天就会被自动删除。庄周只有在这三天里找到时机,才能知道扁鹊又要去冒什么险。
“我就知道,你又要走……明明说好做完那个任务就回来一起住的。”庄周看着扁鹊手机里的任务内容,心里有种强烈的刺痛感。
迅速记下任务地点和内容,庄周若无其事的放回原位,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扁鹊很快就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走了出来,换好衣服后,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份感觉十分重要,这种敏锐神经是每一个优秀特工都必须具备的素质。扁鹊觉得…他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动过了。
拿起手机,他便全都知道了。
被发现了吗…
扁鹊眼里闪过一丝决绝。

“子休。”
“嗯嗯?!”子休听到了主人的呼唤。
扁鹊招了招手。
“过来。”
庄周马上抛下他的鲲,蹦哒着来到了心爱的子休身边。
“我可能要出去一次。”
庄周笑容消失了。
“又是去执行任务吧?”
“嗯。这次保证是最后一次了。这次是清除上次的余党,马上就可以完成的。”
“你上次也说是最后一次。如果这次又有人没处理好是不是又要走啊。”庄周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出现了哽咽的声音。
“对不起……”扁鹊虽然心里感到内疚,但并没有去向以往一样安抚他。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就是要速度解决才行。
“好,那你去吧。”庄周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他心里的小算盘也许能瞒过别人,但绝对瞒不过扁鹊。扁鹊看出了庄周的打算,皱起眉,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开了。
庄周看着他沉默的背影,明白越人的难处。可就是因为越人一直在孤军奋战,所以,他一定要陪越人一起走下去。他以前也是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绝不会给越人拖后腿。反正到时候偷偷跟在越人后面就好了。想到这里,庄周瞬间警觉起来。越人应该不会想把他放倒再走吧?
背后似乎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庄周猛地一回头。扁鹊在背后面无表情地端着两杯橙汁,诧异地看着反应过激的子休。
“怎么了?”扁鹊问道。
“没……没什么。”果然是自己太多疑了?
“喝杯橙汁吧。”扁鹊把一杯橙汁放在了庄周面前。
“我不是很想喝……”庄周警惕地看着橙汁,低下了头。
扁鹊右边撇了一眼,冷冷地说:“那好吧。”
庄周看着扁鹊那明显冷漠的面孔,不安起来。
扁鹊站起来,拿走了那一杯没有动过的橙汁,一口气全喝完了。
“越人…”庄周低声唤道。“越人,你生气了么?”
“没有。”
他转身离开。
庄周咬咬牙,一把上前从背后抱住了准备离开的扁鹊。“对不起,我这次一定要陪着你。”
扁鹊叹了口气。那双白皙的手用力地抱紧了他,久久都没有松开。
“好,那你帮我收拾一下吧。”
庄周这才松开了扁鹊,沉默地离开了。

庄周有些难过,他蹲下来整理衣服。突然眼前有些眩晕,昏黑的色调立刻占领了全部的视线。“越人……”庄周使劲摇头,想赶出那些令人心慌的黑色。
只几秒,庄周便躺在了地上,看起来就像死去了一样。
黑色的皮鞋踏上了木板,扁鹊毫不费力地抱起了庄周,放在了床上。他凝视着庄周紧皱的眉头,轻轻抚平,在眉心落下一吻。
再见。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