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随亡(七)

我听说有人说我文章太ooc了
如果有意见欢迎指出

1.此文有官方版本还没出的鬼谷子
2.荆轲 高肃(即兰陵王)都有出现
3.背景现代
注意避雷

不×吃×这个cp的请立刻撤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鬼谷子看着屏幕上这一幕,嘲讽地冷笑着。
“真有意思。”

“秦先生,请你跟我来。”一名同样劲装的黑衣男子颔首,示意扁鹊跟他走。
“去哪?”扁鹊没有抬眼,依旧沉浸于实验。
“首领找你有事。”那男子耐心地解释道。
扁鹊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好,请稍等。”他收起所有的物品,整理地一丝不苟。
这次要成功。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绕过了许多弯弯曲曲的走廊。扁鹊心里涌起浓烈的不安感,可又不敢多说什么。
自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扁鹊下意识地摸着装着匕首的口袋。
地面的光渐渐地被烛光吞噬了,扁鹊握着的掌心里浸满了汗珠。
“到了。”那人站在一个狭窄的门口,示意扁鹊走进去。
扁鹊自知已经没有退路可言。
推开了那一扇厚重的铁门,扁鹊踏进了一条不归路。

入夜了,今晚的天空还是一样黯淡。
庄周的活动被限制在房间内,不得踏出半步。
“庄先生,秦先生说有事找您,请您跟我来一趟。”又是同一名男子,同样对庄周微微颔首。
“找我?”越人怎么会在这种敏感的时候找我……莫非是有重要的事情?这里的信号完全被屏蔽了,信号栏是灰色的。
“是的。”
“那为什么他不亲自来找我?”
“因为他正在做一项实验,不好分身。我是他的下属,您可以信任我。秦先生怕您起疑,还让我给您看一样东西。”
那是庄周送给他的一个小戒指。
很小的,不起眼的戒指。
庄周看着那枚被磨损的戒指,点点头。
“那就走吧。”庄周迅速站起身,作势要往外走去。
“哦对了,秦先生还让我告诉您,因为这件事比较机密,需要暗地进行。所以见面不会在房间内。请您谅解。”
“嗯。走吧。”

同样的铁门前,那男子再次邀请一个人走入。
“你先进去。”庄周笑着说。
“好。”那男子也回他一个更和善的微笑。
哐当。
门开了。
映入眼帘的正是熟悉无比的场景……简直和他受刑当天的审讯室一摸一样。庄周心里的刺痛感越来越强烈,他在正中央,在当初他受刑的位置上,看到了越人。
“越人?!”庄周睁大了眼,看着被吊在房间正中央的扁鹊,仿佛遭受了一次重击。
扁鹊艰难地抬起头,嘴唇早就因为失水而龟裂,鲜血不断从裂缝中溢出。上半身伤痕累累,一条又一条的血痕交错在他的胸前。他摇了摇头,眼神哀求地告诉他不要走过来。
“走…”扁鹊干渴的声带早就因为嘶吼而受到了极大的损伤。此时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什么…”庄周下意识地走进了一步。他不敢想象,如果他没来,越人会怎么办。
“走啊……”扁鹊似是哀求地说到,一滴晶莹的泪滑下脸庞。
“不…”
“我叫你滚啊!”突然间,扁鹊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嘶吼,那眼神里困兽的光芒在闪动着。他的声带再也遭受不了折磨,已经说不出话来。
“啪。啪。啪。”慢条斯理的掌声从角落响起,鬼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真是动人的一幕啊。他勾起一个冰冷的微笑。
“鬼谷子?!”
“子休啊,好久不见。”鬼谷子慵懒地靠在一旁的墙上,眼神如蛇的芯子令人不寒而栗。
“为什么是你…你不是早就……”
“真可惜啊,你的越人没抓住我呢。”
庄周震惊地看向扁鹊,只见他垂着头,毫无生气。
“呵,你的越人是真的很在乎你呢?”鬼谷子走向扁鹊,修长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扁鹊的眼睛泛着红丝,那愤怒的神情似要剜了他一般。
“我喜欢你这种眼神。”
“不要碰他!鬼谷子,你想要什么?”
鬼谷子并没有回答他,“你知道我是怎么认出你的吗?那时想来杀我的人数不胜数,但只有你,居然救下了我的人。”鬼谷子浑身发散着一种邪魅的气息,火红的眼睛里,妖异的光芒若隐若现。“他不过是供我玩耍的一只脏兮兮的玩偶罢了,你居然当作宝?哈哈哈哈哈哈……可笑。”
他又看向庄周,不紧不慢地向他走来。一股沉重又熟悉的压迫感再次袭来,庄周差点站不稳而跪下。
“今天,我要让你…和你的越人。”他停顿了一下,似是想到什么绝佳的主意一样,“都成为我手掌心的玩物。”
庄周忍不住打了个寒碜。他愤怒地握紧拳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