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灰喜(二

重要:
*这是短篇,马上就结束了

*老是写喜羊羊有些麻烦,改为了西(在后面部分

*感谢 @MARIMO 太太的图

*这片是灰喜,因为还有一张图,所以下一次写喜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胡飞变身后的逃跑速度可谓一流,喜羊羊被夹在腋下,不仅狼臭熏得他快吐了,而且剧烈的晃动也让他快吐了。
于是他吐了。
胡飞帮喜羊羊顺气,可是一回头,远处两个模糊的身影似乎在向他走来,他惊地一把捞起喜羊羊又开始狂奔。
他俩绕了老大一个圈,跑到公司楼下。
喜羊羊被匆匆丢下,胡飞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还没来得及慰问他的伤情,一阵阴影正在危险地靠近:“胡飞----我的午餐呢?嗯?!”
对了!午餐!!
可是想起那两个头套黑色性感(划去)凶恶的歹徒,他就忍不住牙齿打颤咬指甲。白大大双眼闪出红光,和善地说:“你是不是想以身作则,为大家体验一次新出炉的惩罚机制啊?”
胡飞头上冷汗直冒,堆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啊哈?哪里的事,您的午餐,我早就准备好了!”说完便忍痛割爱,把自己那份单纯不做作的咸鱼饭恭敬地端过头顶:“您看!这是您上次说特别喜欢吃的咸鱼拌饭!我刚刚在路上想了想,那些什么妖艳又做作的便当实在是太不符合您那高贵优雅的气质了。您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猪差压力无限大怎么能吃那些不符合您身份气质的便当呢还是吃我这份吧!”
白大大赞赏地点头:“嗯。不错。还是胡飞比较懂我。好了,你回去吧。”
“谢谢……白大大。”胡飞抹去头上并没有的虚汗,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恍然发现喜羊羊不见了。
胡飞这时心里终于升起一丝愧疚。他心虚地走进公司,然后推开喜羊羊独立办公室的门。
喜羊羊正歪七八糟地作挺尸状摊在椅子上,被这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害的不轻。
“啊……哈哈,那个,抱歉啦。”
“没关系,毕竟胡飞你是为了救我啊。只是我今天得了胃炎,难受死了啊啊啊!胡飞你先出去吧帮我请个假什么的……”
“哦哦,好。”胡飞堆上笑脸,去替喜羊羊请了假。

“我要送你回家吗?”
“麻烦你了”喜羊羊歪头靠在后座沙发上,闭上眼,似是完全信任一般。
胡飞叹口气,在马达的转声中到了他家楼下。
车内很安静,喜羊羊也睡得很熟。
胡飞从后座中抱出缩成一团的西,轻声地踏上阶梯。

西从昏沉中睁开眼,迷迷糊糊记得胡飞似乎在照顾自己。一起身,灰色的小毛毯随即滑落。茶几上冲洗过的玻璃杯还残留些药味。他想起了些什么。
“真是…谢谢你啦。”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