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头像来自风筝格

灰喜(二

重要:
*这是短篇,马上就结束了

*老是写喜羊羊有些麻烦,改为了西(在后面部分

*感谢 @MARIMO 太太的图

*这片是灰喜,因为还有一张图,所以下一次写喜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胡飞变身后的逃跑速度可谓一流,喜羊羊被夹在腋下,不仅狼臭熏得他快吐了,而且剧烈的晃动也让他快吐了。
于是他吐了。
胡飞帮喜羊羊顺气,可是一回头,远处两个模糊的身影似乎在向他走来,他惊地一把捞起喜羊羊又开始狂奔。
他俩绕了老大一个圈,跑到公司楼下。
喜羊羊被匆匆丢下,胡飞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还没来得及慰问他的伤情,一阵阴影正在危险地靠近:“胡飞----我的午餐呢?嗯?!”
对了!午餐!!
可是想起那两个头套黑色性感(划去)凶恶的歹徒,他就忍不住牙齿打颤咬指甲。白大大双眼闪出红光,和善地说:“你是不是想以身作则,为大家体验一次新出炉的惩罚机制啊?”
胡飞头上冷汗直冒,堆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啊哈?哪里的事,您的午餐,我早就准备好了!”说完便忍痛割爱,把自己那份单纯不做作的咸鱼饭恭敬地端过头顶:“您看!这是您上次说特别喜欢吃的咸鱼拌饭!我刚刚在路上想了想,那些什么妖艳又做作的便当实在是太不符合您那高贵优雅的气质了。您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猪差压力无限大怎么能吃那些不符合您身份气质的便当呢还是吃我这份吧!”
白大大赞赏地点头:“嗯。不错。还是胡飞比较懂我。好了,你回去吧。”
“谢谢……白大大。”胡飞抹去头上并没有的虚汗,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恍然发现喜羊羊不见了。
胡飞这时心里终于升起一丝愧疚。他心虚地走进公司,然后推开喜羊羊独立办公室的门。
喜羊羊正歪七八糟地作挺尸状摊在椅子上,被这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害的不轻。
“啊……哈哈,那个,抱歉啦。”
“没关系,毕竟胡飞你是为了救我啊。只是我今天得了胃炎,难受死了啊啊啊!胡飞你先出去吧帮我请个假什么的……”
“哦哦,好。”胡飞堆上笑脸,去替喜羊羊请了假。

“我要送你回家吗?”
“麻烦你了”喜羊羊歪头靠在后座沙发上,闭上眼,似是完全信任一般。
胡飞叹口气,在马达的转声中到了他家楼下。
车内很安静,喜羊羊也睡得很熟。
胡飞从后座中抱出缩成一团的西,轻声地踏上阶梯。

西从昏沉中睁开眼,迷迷糊糊记得胡飞似乎在照顾自己。一起身,灰色的小毛毯随即滑落。茶几上冲洗过的玻璃杯还残留些药味。他想起了些什么。
“真是…谢谢你啦。”

灰喜(一)

*美国警察的设定
*胡飞和喜羊羊
*某个太太的图 实在是面红心跳开坑了
*连载不过三

*ooc有
*爽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白色陶瓷杯中的咖啡正是浓郁的黑,旁边盘子里的袋装红糖原封未动。

想起红莉放下杯子时温柔的笑容还是让他晕陶陶的。

中午的阳光透过没有拉上窗帘的小口子撞进来,给胡飞脸上印一巴掌。

“哎呦我的个天,是要累死我吗。”胡飞使劲往刚刚修好的转椅背上伸懒腰,然后他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
胡飞揉揉头上的包,叹了口气:“果然最近做什么都倒霉。不对,我好像就没幸运过。”
先是因为上一个案子没收尾被上司白大大叫到办公室狠狠训斥了一顿,又是接到家属的抱怨,最重要的是……
喜羊羊那臭不知感恩的小子竟然跑到自己头上去了!当初是谁把这小混蛋接进来的啊?!这白眼羊!
胡飞愤恨地端起凉透的咖啡猛灌几口。
“叮叮叮--------”桌上毫无存在感的黑色座机跳了起来,吓得胡飞把口里的咖啡噗地一口全吐到桌面上。
“哪位……”
“胡飞!立刻滚到楼下来!”“喂!我说……”“哔,哔,哔……”
啪嗒。
胡飞挂了电话,憋着一肚子气变了个身,稀里哗啦把东西乱砸一通然后摇着尾巴乖巧地遛到楼下。
“白老爸,啊不,白老板,有何吩咐呐?”
“哦,也没什么,就是想吃便当了,你去三公里外的那家8-12便利店买一份炒鸡巨大牛排加酱汁的素食热饭给我。”然后十分帅气地撩起那头黄毛。“要快点儿哟。”
吃nmjb的鸡排饭啊老子刚刚才休息一会啊!
“好的老板我现在就去!”然后跟开了马达一样踩着白大大刚扔在地上的瓜皮滑走了。
“记得帮我加积分诶!”白大大捏着黄手绢。

胡飞一个箭步什么也没看到冲进便利店。
“你好,来一份……”
周围一片寂静,两个头套黑丝的大汉眼神凶恶地盯着刚刚闯入胡飞。
“啊两位好汉,你们继续哈我先遛了诶~”
“胡哥哥!”
“嗯?!”
分明是喜羊羊那可怜兮兮的嗓音。
“胡哥哥救我呀!”
“小屁孩儿闭嘴!”银光闪闪的刀架在喜羊羊的细脖子上。喜羊羊眼睛瞪得贼圆,眼泪都在打转了。
此时胡飞脑袋里闪过一百个逃跑的方法,然后双眼银光一闪,掏出腰上快没电的防狼…啊不,是警用电棒。
“我可是警察!给我放下你们手里的武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手里的电棒可不认人,只要你们……”
一把刀子闪现在他脚边。
“啊呀?!要袭警!”胡飞跳起来,一阵白光闪过,灰色的盔甲已经套上,玻璃眼罩快速分析着敌方的各种数据,然后他在众目睽睽(加上收银员也就四个)之下,双腿一蹬,做了一个极风光的大鹏展翅,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一溜烟逃了。腋窝下顺带夹着不知所措的喜羊羊。
“他们人多势众我们还是快跑吧啊啊啊!”

------------
@KoNoMi  @MARI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