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随亡(二)

这里就不多赘述了。有问题欢迎提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嘿!兄弟~抱!一!下!  @KoNoMi   @久.沉迷于子休的越人.邪  @无情老花朝

庄周迷糊地躺在床上,洗完澡后并没有让他清醒几分。
“睡吧。”扁鹊轻轻出声。
庄周不知道有没有点头,下一秒就已经睡了过去。
扁鹊把庄周的头搂在自己的胸前,带着似欢喜似忧愁的情绪,也慢慢睡着了。
过了很久,玄关外透进一丝亮光,小花园里的鸟儿也开始叫了。平常这个时候,庄周肯定已经醒来。但今天他依然躺在扁鹊的怀里没有动弹。
“嗯…?”庄周睡眼惺忪,看着正搂着自己的扁鹊,脑子里闪过昨天的一幕幕,脸迅速地烧了起来。
“天呐……昨天,昨天那是我吗?”庄周低声呢喃,眼前的人却动了动。
庄周怕吵醒扁鹊,忙闭上了嘴。但脸上的桃红色还久久不褪去。
庄周打量着扁鹊那立体又俊美的五官,平时看似冰冷的眼睛此时也安然地闭着,阳光在他的睫毛下投出了一层细密的阴影。面容也不再严肃,而是充满了柔情。
庄周开心地笑了。不仅是因为扁鹊的帅气,还有昨晚的事情。
……他终于,是越人的了。
想到这庄周的脸上便有藏不住的笑意,幸福和满足感填满了他的心。他也学昨晚扁鹊的样子,轻轻拂过扁鹊的侧脸。扁鹊似乎被吵醒了一般,作势要睁开眼睛。庄周吓了一跳赶紧闭上了眼。扁鹊看着眼前有些惊惶的子休,宠溺地说道:“醒来了么?醒来了就睁开眼睛吧。”
庄周只好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还揉了揉眼睛。
扁鹊心里一动,把手放在了庄周的脑后,像对待小玩偶一样揉着他的脑袋,然后猝不及防地吻了上去。
“唔……越人你…”庄周再次被攻占了嘴唇,与扁鹊忘我的拥吻着。
“呵呼……”庄周大口地喘着气,不满地看着扁鹊。“怎么?子休还不满足么?”扁鹊轻揉着庄周的头发,对上他含怒的眼眸。
“才没有!你这个大饿狼。”庄周从扁鹊怀里挣脱出来,蹭蹭蹭地跑去了洗手间。
“大饿狼?”扁鹊看着庄周慌忙离开的背影,笑着。
已经早上八点了,庄周用冷水清醒了还沉溺在温柔中的自己,开始梳洗。扁鹊坐了起来,穿好衣服走到了客厅的榻榻米上。
这是一间日式小平房,在九州岛上的某一个角落上。只有唯一一个房间被设置成了中式的。因为扁鹊说,他们不是日本人。
他没有了刚才的柔情,眼里竟透出一丝哀伤。
他执行完了一次刺杀任务,潜伏在敌人内部当医疗部的人。这次的任务执行了快一个月,他曾无数次想到在家里孤独一人的庄周。一想到他,扁鹊就有了动力一般,即便再危险,他也能顺利应付。但是,刚执行完这次的任务,又收到一个更加危险的指令。
他执行完了一次刺杀任务,潜伏在敌人内部当医疗部的人。这次的任务执行了快一个月,他曾无数次想到在家里孤独一人的庄周。一想到他,扁鹊就有了动力一般,即便再危险,他也能顺利应付。但是,刚执行完这次的任务,又收到一个更加危险的指令。
他要去杀了一个地下势力的首领,而那首领正处在一个山村里,伪装的十分隐蔽,周围有重重的保护。更不巧的是,那首领便是前年他救下子休时没杀死的那人。他现在有三种方案:
一是直接暴力闯入,杀了躲在中心的首领。而这件事他一人不可能完成,即使兰陵王和荆轲来帮他也不一定能成功,风险太大。
二是潜入他们的基地,悄声无息地毒死他。可是那基地就像一个密不透风的墙,竟让他找不到突破口。
三是直接混成内部人员,悄无声息地接近他并毒死。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如何才能让他不认出自己。
他看了一样自己的围巾,执行任务时他从不戴上,怕围巾碍手碍脚。不过现在,围巾似乎成了一件伪装的利器。
“越人。”庄周看了许久正在望着玄关外发呆的扁鹊,轻声唤道。“饿了吗?”
扁鹊这才回过神来,脸上没有表情地说道:“不饿。”
“那我弄点寿司给你吃~”庄周知道,一般扁鹊说不饿的时候,一般都是饿了。
看着庄周欢喜离开的背影,扁鹊眼中的担忧又浓了一分。
这次他连夜赶回来,就是因为抑制不住想要见到他的简单愿望。越接近九州,他就越坐立难安。想到只有三天的休息时间,还有下一次任务不知要执行多久,他内心就按奈不住想要见子休的愿望。这想法愈演愈烈,等他见到了子休,便没有了自己平常引以为傲的冷静和镇定,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子休……我要你。我要你的全部,我要你的心,你的人,你的一切。
心里炽烈的火在烧灼着他,他终于失去了理智,吃掉了自己早就觊觎已久的美食。
“越人,吃吧。”子休端来了许多小寿司,都是扁鹊喜欢吃的鱼子酱。“好。”扁鹊与庄周面对面地坐着,相视一笑。
庄周拿起一个,放到扁鹊嘴边:“呐,快吃。”
“我自己来。”
“不要,快吃我这个。”庄周不依不饶地举着那个寿司。
扁鹊看了一眼透着傻气的庄周,吃下了那个他递过来的寿司。
“好吃么?”庄周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好吃。”
庄周开心地笑了,他自己也拿起了一个吃。与扁鹊在这安静的午后,享用着独一无二的美食。
“呜……”从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呜咽。庄周忙站起来,打开了一个小房间的门。一只浑身雪白的萨摩跑了出来,高兴地在庄周腿边蹭来蹭去。扁鹊朝鲲拍了拍手:“来,宝贝。”鲲立刻就摇摇尾巴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
庄周撅起了嘴巴,轻哼一声。
“怎么了?”扁鹊看庄周嘟起的小嘴,不由得笑了。
“你叫他什么?”庄周不满地说到。“叫……”扁鹊才反应过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以后我也这么叫你,好吧?”扁鹊眼里的笑意化成阳光,让庄周深深地沉迷。

这一天,他们都没有出门。庄周带着扁鹊打理着自己的小花园,告诉他小池塘里的金鱼都死的七七八八了,告诉他要买个除草剂,他才懒得去拔草,告诉他超市离这里太远了,他要一辆小汽车。还教他掐紧水管来扩大浇水的面积。期间庄周还“不小心地”撒了扁鹊一身的水。扁鹊难得气呼呼地丢下水管,跑去换衣服了。
一晃眼,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庄周看着门外火红的夕阳与冰冷的还海水交汇,他抬起头问道:“越人,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扁鹊抱起沉甸甸的鲲,走出了玄关。

海边的水正在退潮,鲲好几次想跑到海水中去,都被扁鹊抱了回来。子休,越人和他们的鲲一起走在海边,时而开心地打闹,时而安静地在沙滩上踩脚印。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了两人一狗深浅不一的脚印。海水还没有涨潮,那脚印一直延续到沙滩的尽头。扁鹊看着前方黑色的石壁,可惜地说:“没有路可以走了呢。”
“没事,那我们就回去吧。”
“等一下。”扁鹊拉住了要往回走的庄周。
“怎么了?”
夕阳照在两人的脸上,天色渐渐变得暗了。扁鹊忘了时间的流逝,似乎在他们俩之间已经没有了时间可言。说不上是几秒还是几分钟,也说不上是扁鹊先低下的头还是庄周先搭上了肩。两人在越来越暗的夕阳下拥吻着,庄周忘了他曾受过的伤害,扁鹊忘了他要执行的任务。鲲安静的伏在他们的脚边,并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回到了玄关,庄周低着头跑进了厨房。他怕自己再不跑,就要被吃了。扁鹊笑着看他慌张离开的背影,躺在了榻榻米上。鲲安静地走进它的小窝,今天它很委屈。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有海浪声还有些若隐若现。
庄周察觉到似乎门外没有了动静,他拉开门探出头来看。只见扁鹊倒在榻榻米上,桌子挡住了上半身。庄周心想越人应该是累了,便拿来一件薄被单,盖在了扁鹊的身上。
他看着扁鹊疲惫安静的睡颜,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脸。
“真是的,越人回来那么累,都没有让他好好休息…”他悄悄地站起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