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狐狐

一心只想吃粮的瘫倒狐
高三隐退
脑洞巨多!都超好吃的!/咳咳/但是不会摸鱼又懒得写…
啊啊啊更新实在是慢
但是希望可爱的宝宝们把关注人的位置给我留一个啥的
文风文笔不算好请多包涵!
谁能给我只小狐狸的头像ww

随亡(伍)

似乎这一章文笔不行…
可能是累赘了…
嘤嘤嘤
_____________________

尽管一切都安顿好了,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心里似乎总是空落落的,像被挖空了什么一样,飕飕地往里窜风。
庄周坐在通往大陆的船上,四周都是陌生人,彼此低声交谈着。庄周一人坐在自己选的窗边位置,浪花总是闯入他的视线,但丝毫没有打断他的思绪。
接下来,要去东山了。
庄周此时脑子里全是那份任务的内容。
我一定不会再让越人孤军奋战了,我要陪在他身边,哪怕是…付出生命。

尽管庄周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衬衫,但是他生来便出尘的气质是别人所没有的。正是因为如此,在他问路的时候许多人都是先打量许久再给他指明方向。女性尤为如此…
过了快一个星期,庄周终于到了山村前。
要说这里荒凉,其实也不算。低矮的平房到处都是,杂乱地分布在每一个角落。他们之间的道路是没有任何规律可言的。庄周走向他看到的第一个房子。
这房子看起来外表十分破旧,可是从往里看去竟然是干净地连一丝灰尘都没有。他用门环敲了敲门。
“有人吗?”
没有反应。
不对啊…这么干净的房子一般不会没有人的。
“有人在吗?”庄周提高音量。
依旧无人应答。
庄周诧异地走向另一间房子,一样是无人应答。
怎么回事……
眼看就快要入山了,天色也黯了许多。庄周有些着急。“不可能…任务上的地址明明是这里。”
背后有悉悉索索的响声,尽管这声音低不可闻,庄周还是警觉地发现有人在他身后。他猛地一回头,只见一个穿着军装的人冷漠地看着他。
“你是谁。”
“我……我是来找你们首领的。”
那男子明显十分惊讶,能知道这里不是寻常地方的人,要不就是探子,要不就是内部的人。可这人无辜的模样实在是没有一个探子所应具备的气质。
“你叫什么?”
“庄周。”
“你在原地等一下。”那人不屑地扫了他一眼。可能是玩物吧。他想。
庄周耐心地站在原地。那人进了其中一个房子,不久后出来对他说:“你跟我来。”

庄周跟着他爬了将近五千阶的楼梯,早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他咬着牙跟上前面那人健步如飞的步伐。他不想…给越人拖后腿。

那人知道庄周早已支撑不住,反而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呵,楼梯都爬不上。
走上最后一个阶梯,庄周口干舌燥,仿佛下一秒就要脱水死去。他艰难地抬起眼眸,映入眼帘的竟是一栋欧式双层别墅。
“咳…越人他应该也在里面吧…”庄周面前直起身子,走了过去。

是夜,庄周此时坐在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里,应付着眼前的女子。
“还累么?”那女子直接坐在了他身边,靠近庄周的脖颈,像鬼魅的吸血鬼一样下一刻就要咬下去。
庄周此闭紧了眼,垂下头低声道:“不累,感谢你的招待。我有些累,麻烦你……”庄周没有再说下去,可是也不妨碍他表达意思。
那女子站了起来,她丰满的胸脯和大红色的外衣在庄周面前晃动。高扎的马尾轻晃,转身离开了这里。
庄周缓缓睁开眼,瞳孔变得越来越小。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他站起身来。
他并不是那个只会在越人面前撒娇的子休。

扁鹊此时正走在一条长走廊上。
这栋别墅的豪华超出了他的想象。墙上名贵的油画比比皆是,天花上吊着巨大的水晶灯,火光在玻璃中反射出七种颜色,每一处地方都铺上了红地毯,后花园的喷泉正潺潺地流着,墙角的雕花都十分精致。没有一处不显示出主人的高贵。
扁鹊打开了一个走廊边的房间。
这是今天早上,他取得信任后,分配给他的房间。

鬼谷子侧躺在美人塌上,慵懒地看着跪在他面前的扁鹊,说:“你说你想加入我们?”
“是的。我可以做一名医生。”
鬼谷子露出深不可测的微笑,他坐正了身子,把修长双腿放了下来。
“好啊,正好我们缺一个医生。那就你来做吧。”
“是。”

扁鹊看着颜色各异的药水,仿佛回到了救下子休的地方。他看向窗外没有一丝亮光的夜,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揪痛。

希望你醒来之后……千万别怪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

热度(9)